◥(ฅº₩ºฅ)◤

Shall i compare thee to a summer’s day?(1/?)

Jason是这个家里最后一个知道红罗宾死讯的。

当他踏进蝙蝠洞,刺骨的寒意袭来,眼前的是战损的凯夫拉,染血的长棍,这个曾经争执不休的家庭现在也彻底陷入了死寂。

没人敢通知jason这件事,因为他们都知道jason和tim才刚分手不久,他们不知道jason能否承受tim死亡的打击。但是该来的总会来,这一切总得有个句点,而Dick接下了这个沉重的任务。

所以现在Jason回来了,带着长途旅行后的疲惫与心碎,推开了蝙蝠洞的大门,B坐在桌前沉默不语,Dick在一旁安抚大哭不已的Stephen,连小鬼也一句话都没说,安静地盯着桌上的长棍。

“只有衣服和长棍?Tim......他的尸体呢?”Jason打破了沉默,走到桌前,轻轻抚摸着血迹斑驳的长棍,似乎是在触摸着tim的灵魂。历历在目的旧时光似乎就在昨日,一起嬉闹过的床,一起夜巡掠过的屋檐,他微笑时用手随意将头发夹在耳后,他局促时低下头微红的脸颊,现在都随着屋里的冷气一点点冰冷下去。

Jason的眼前一片模糊,只感觉B走到他的面前,递给他一封信,然后安抚似的拍了拍他的肩。Jason攥紧了手中的信,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这个头脑堪比老头子的鸟宝宝,怎么可能就这么死了呢?

*    *    *    *    *    *    *    *    *    *     *    *  

短短短打,手残不一定能写完QAQ
最新侦探漫梗,Jay即将一个人踏上寻找小红鸟的漫漫长路。。。。。。心疼哭哭


命运洪流里的无法挣脱


【Jason/Tim】夜尽了,昼将至(下)

       肉渣注意!也许ooc?

       Tim从浴室走了出来,身上还氤氲着刚洗完澡的热气,黑发上未干的水珠一滴一滴顺着肌肉滚落最后在地板上碎成一小片水渍,只围着浴巾露出白皙但布满不该在这个年龄身上出现的伤疤,曾经的少年如今也成长为独当一面伤痕累累的红罗宾。Jason想起那次Tim躺在他面前六英寸的地方,前方有隐约沉重的呼吸,他们的手被长长的铁链锁在一起,红罗宾的声音把受伤的Jason的意识拉了回来,他们还要一起对抗Joker,其实他面对Joker时有隐约的恐惧和颤抖,但更多的是暴走的愤怒,还好红罗宾保持着一如既往的冷静,Tim试图让Jason平静下来,这是他们难忘的一次通力合作,也是奠定他们如今关系的基础。不仅仅是一同面对小丑,更是两人抛弃前嫌面对死亡的合作使彼此更进一步。

 
 

        更进一步,现在也许就是他们更进一步的时候了。Jason伸手拉过Tim让他坐在自己的腿上,双手慢慢在Tim的后腰抚摸,温暖略带水汽的皮肤让Jason有些心不在焉,“你既然今天搬进来了,就得遵守我的规矩。”

 
 

        Tim不在乎的哼了一声便反驳“你别忘了,我们俩的大脑可都在我这。” 说罢便不耐烦的动了动,浴巾结有些稍稍的松动,隐约可以看见腹部苍白皮肤上的深色疤痕,Jason有些不受控制的用手细细抚过那道伤痕似乎像要把这疤痕烙入灵魂,Tim不着痕迹的颤抖了一下,勾住了Jason的脖子,给予了一个暧昧又安慰的拥抱。

 

 

后面被河蟹,请点击http://www.movietvslash.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87583&page=1&extra=#pid3753187

 
 

        
 

      
 

    

 
 

     

【Jason/Tim】夜尽了,昼将至(上)

     建议搭配BGM  http://music.163.com/#/song?id=26250196

 

       Jason今天晚归了,夜巡时遇到了一些小麻烦导致现在身上一团糟,除了几个伤口之外,衣服上也满是血迹,有别人的也有自己的,血迹顺着脊背一直蔓延至袖口,似乎身体被撕裂成两半。他本可以找一个最近的安全屋解决一下现在的伤势,但是他记得今天是Tim刚搬进他们共同的家的日子。

 
 

        对,家,Jason许久没有用这个词称呼一个地方,但如今却因一个人使这个词的含义更加丰富和饱满。哥谭的长夜似乎看不到尽头,暗夜感觉要将人淹没,但是却有人在担心他,在等着他,黎明总会到来。
 



        他们现在的关系放在以前简直不敢想象,没有一触即发的打斗,也没有无休无止的争吵,Jason甚至没法想象这个武装到嘴巴的孩子内心也住着个温柔敏感的小红鸟。他轻手轻脚的从窗户翻进屋里,不知道Tim有没有睡着,现在已经很晚了,身上带着凌晨微凉的水汽氤氲着黑色夹克上的血迹,似乎有着薄薄的铁锈气味。沙发上蜷缩着一个红色的小小身影,制服也没有换下,手套随意丢在地上,看来今天Tim的夜巡也十分辛苦,Jason试图不弄出什么声响就把Tim抱回卧室再回客厅处理一下背后的伤口,但是当他一靠近,Tim就已经睁开了眼睛。 正是这双眼睛,平静清澈的蓝,又不乏波涛起伏的汹涌澎湃,Jason在Tim眼中看到了自己的模样。


 

    “你回来了,我刚刚好像睡着了。”Tim揉了揉眼睛,嗓音里还有没睡醒的气息。Jason摸了摸Tim的头,手指示意Tim去卧室接着睡觉,毕竟Tim明天还要起个大早去上班。但是Tim惊呼了一声接着深吸了一口气,“好吧,看来我们今晚有事做了,不是告诉你夜巡要当心的么,发生了什么事?” Tim语气似乎很不开心,但Jason也不想深究这语气里到底是责备还是关心还是什么其他感情的糅合。Tim起身去找急救箱,Jason则趁这空隙脱下了夹克和紧身衣,努力忽略不小心滴在了Tim今天带来的白色地毯上的几滴血。

 
 

    “看来我们没有麻醉剂了,你可得忍着点。”Tim提着医药箱走出卧室,眼神在Jason的背上仔细巡视了一圈,手指抚上伤口示意Jason坐下,然后拿出棉球准备清洁伤口,伤口并不深,甚至可以说比起他们所受的伤,这简直不算什么。他们是哥谭的义警,也许有一天终将为了这座城市付出生命,值得么?或许吧。他们在黑夜里拥抱彼此,舔舐伤口,相偎取暖,他们都是被排除在外的人,也许是最像亲兄弟的人,所以他们彼此相爱。Tim想到这,手指微不可闻的颤抖了一下,但Jason已经回过头来,看向他的眼睛,似乎深入灵魂,看透思想。

 
 

     “我没事,你把制服换下就去洗个澡吧,看上去你今天的夜巡似乎也并不是很顺利。”Jason突然开口,语气一如既往的戏谑和调侃隐约带着温暖的关心。“我可不是把自己搞的浑身是血的那个。” Tim收起急救箱,拿起睡衣走向浴室,把那有着美好线条的肉体隔在门外。

 
 

       Tim打开花洒,温热的水流倾泻下来,顺着肌肉,想要洗刷去一天的疲惫。今天是他们同居的第一天,他感到有一丝尴尬和无措,侦探大脑好像并不擅于处理这样的气氛。他们在一起有一段时间了,从时不时一起邀约的夜巡发展到偶尔一起吃个早餐,从一起在外看个电影发展到Jason可以经常来WE绕过Tam的注意来接Tim下班,甚至从兄弟间的拥抱到若有似无再到火热滚烫的吻。进展很快,但也仅此而已。

 
 

       Jason坐在客厅里,浴室里水声还没有停,他起身环顾四周,房间里多了许多散落在地板上的电子设备和书籍——这些都是Tim今天带来的东西,莫名心里多了一些温暖。除开那些意外的伤势,今天的进展基本都在Jason的掌控中,只差能够顺利的和Tim嘿嘿嘿(ε==┌(o゚ェ゚)┘   

        他们交往时间不算短了,Jason还记得Tim第一次蜻蜓点水般的吻和涨红的脸,手足无措的低着头,不似红罗宾的优雅自信,这样的Tim让他感到意外。也许今天可以再次开发一下红罗宾的羞涩神经也很不错。浴室的水声戛然而止,只剩下一下浴巾衣服和皮肤摩擦产生的细微声响,让Jason感到有一些心急。其实自己并不是个毛头小子了,有过为数不少的一夜情和其他一些什么别的,但是面对Tim,Jason感觉自己就好像一个初出茅庐的青少年般有着特别的渴望,也许Tim身上就是存在一种叫做特别的的东西。

 
 

          浴室门打开了,Tim围着浴巾走了出来,头发上还带着未干的水珠,一闪一闪,照进Jason的眼睛里。

 
 

TBC

 
 

        

 
 

*标题取自英国文学史课上一篇关于《多佛海滩》的论文《夜尽了,昼将至——多佛海滩的文化命题》by殷企平

若有侵犯其权益,请联系我修改◥(ฅº₩ºฅ)◤

 
 

写在最后

又是一次试水,不喜求轻喷摸摸大  只会写小短篇的我也是很心塞,并没有什么故事性,只是把脑补的jaytim写了出来

下期可能(一定  有肉渣   未成年当心辣!

配的歌曲算是私心,最近一直单曲循环这首歌,里面的电音实在太带感٩(๛ ˘ ³˘)۶ 

 

#Jason/Tim# He walks in beauty like the night (下)

  上文链接请戳http://chralotte-.lofter.com/post/342651_90efb0c

  歌曲请戳http://music.163.com/#/song?id=27965145

 
  

      他知道那不是Tim,他也知道Red Robin换人了,这个位置不可能一直空着。Jason不在哥谭的这几年一直和他的小队在国外追踪一个犯罪团伙的线索,但并不意味着他不知道哥谭发生了什么,替代品有了新的替代品。其实Jason早就不用替代品称呼Tim了,只是偶尔调笑中会说起这个绰号,每次都会听到Tim略带怒意的反驳。新任红罗宾他也见过,那是个开朗活泼的孩子,更年轻,更毛躁,不似Tim的沉稳和超脱年纪的老成。Jason听说过Tim还是罗宾是也是个性格和年龄匹配的孩子,爱笑爱玩,在夜巡时也上蹿下跳。那是他不认识的Tim。

 
  

      他没有问过Tim改变的原因,但多少他也能猜到一些。也许是泰坦的责任,也许是父亲的惨死,也许是自己的复活,也许是Damian的代替,也许是独自坚持Batman is alive的信念,又或许只是红罗宾的成长。比起Tim深夜里从Jason怀里颤抖的惊醒,Jason更喜欢Tim放下戒备时如同春日阳光般的笑容。Tim该是个备受呵护的小王子,而不是背后伤痕纵深、不知会死于哪场战斗的义警。

 
  

     Jason回到车里,点燃一支烟,一只手轻搭在方向盘上,一只手扭动钥匙发动了引擎。雨刚停,地面还很湿滑,Jason迟迟没有开走,作为一个每天出生入死的人其实没必要担心雨天路滑,他在比这还要糟糕一百倍的环境下也飙过车来甩开在身后扫射的敌人。对于死亡,他和Tim都有必死的觉悟,身为他们这个职业,只要丝毫疏忽,死亡就近在咫尺。但是为了Tim,他想要活着。

 
  

     夜晚的哥谭还是Jason记忆里的样子,黑夜似乎是犯罪的保护色,尽管蝙蝠侠和罗宾努力多年,哥谭形势依旧不容乐观。哥谭白天繁华的背后是夜晚的犯罪丛生和生生不息的义警,和一代又一代的罗宾,他是,Tim也是。这里有着Jason太多的回忆,也许是近乡情怯,Jason还没有决定是否要开车在哥谭转一转。

 
  

    阴天似乎格外钟情于哥谭,自Jason有记忆以来,哥谭永远笼罩在乌云之下,阳光透过云层照在滴水兽上,投下暗色的阴影,夜晚更甚,乌云好似一座堡垒,将这座城市牢牢困住无法挣脱。Jason犹豫了几秒钟还是踩下了油门决定转转这个带着回忆的城市。好似永别。 

      

     他想起自己站在楼顶对Tim袒露心声时Tim的表情,一丝惊讶又好像带着感恩,他们在哥谭的灯火璀璨中静静拥抱,嘴唇擦过俊秀的侧脸,十指拂过柔软的黑发,倾听彼此心跳和呼吸,似乎世界尽在怀中。Jason摇下车窗,深吸了一口烟,随后淡蓝色的烟雾慢慢与哥谭的夜景融为一体渐渐消失。

 
  

      Jason转头看向右边的副驾,那时候某些有空的下午Jason常常会开车去Wayne Enterprises接Tim下班,或许是回家Jason做饭,或许是在路上打包一份披萨和沙拉再顺手给自己来一瓶啤酒,有性致的话也许会有一个助眠的睡前sex,或者只是相拥而眠也很不错。Tim的生活自理能力一点也不像个训练有素有条不紊的罗宾风格,房间就像个普通的糟糕的青少年,可是Jason乐于宠溺和包容。Jason已经习惯了在Tim噩梦初醒时给予一个抚慰的吻和拥抱,然后轻声说没关系我一直在这。Jason本不该在开车时走神,他想着,可惜这些美好已经是过去式。烟慢慢燃尽了,只剩烟蒂在哥谭的冷风中忽明忽暗,红色的火星烫得Jason的手指一缩,这才回过神来。

 
  

      Jason想起那些再也不愿触碰的回忆。如果可以,他真的希望Tim不曾担任罗宾,就算还是那个小小的拿着相机的孩子也好,至少他的笑容还是温暖的。Jason想起那个午夜,急促的手机铃声回荡在他们的家,当他拿起外套匆匆开车回到庄园,看到的只有破烂不堪的兜帽和断裂成几截的长棍,还有Tim不再呼吸和温暖的身体。他掐灭了烟,用力把烟蒂扔出窗外,冷风吹进车内,连心脏也开始颤抖,好像要溢出水来。

 
  

       那天来了许多人,Jason吻了吻Tim已经冰冷的额头,看了看仿佛只是在沉睡的容颜,然后合上沉重的棺盖,埋葬在小天使雕像的旁边,撒上白色玫瑰,默默念出墓志铭。

    
          “Here lies Timothy Drake. He lived so others wouldn't die; he died so others could live.”

        Jason踩下油门,驶向那扇熟悉的华丽铁门。

 
  

        他还在那里。

 
  

        我爱你。

 
  

END

 
  

写在最后

第一次写文最后有点烂尾,本来没有想写成BE,但是可能是听歌的关系导致一开写没有hold住(歌:这个锅我不背

P.S 不记得Tim有没有说过要给自己的墓志铭上写什么惹QAQ总之这句话是我随便编的QAQ

PPS  修改了Tim的墓志铭   感谢同好提醒  漫画里有来源   我是在微博上搜到的  貌似出自红罗宾个人刊的样子  具体期数我还要再回去找找( •́ㅿ•̀ )

pps 墓志铭出自红罗宾第25卷
   
 总之谢谢喜欢的小伙伴,不喜欢的求轻喷,也欢迎指正,么么哒◥(ฅº₩ºฅ)◤

 
  

    

 

#Jason/Tim# He walks in beauty like the night(上)

http://music.163.com/#/song?id=18016001  搭配歌曲食用更好哦
 

       哥谭的夜晚一如往昔,黑暗阴沉的云挂在天空仿佛意在让哥谭市民感到压抑而窒息,狂风吹过干枯的树枝发出唏嘘,雨还没有落下,街头下班的人们行色匆匆急着回家陪伴家人,或者,只是独自一人赶着回家洗个热水澡再囫囵吞下半客外卖披萨。

 

       Jason也是这其中一员,不过他只是开车匆匆路过这座充满回忆和鲜血的城市,这并没有他的家。他不想多做停留。

 
       他打开车门站在这座许久不曾回来的城市的街头,想起了自己曾经在哥谭的义警生涯 ,想起那条绿色鳞片小短裤,黄色披风,和身前的哥谭骑士。还有他的那位继任者,泰坦塔前被撕掉的R, 满地鲜血和破碎的面罩,还有继任者那不曾认输的倔强表情。哦,对了,他已经不是Robin了,他叫自己Red Robin,还有他身上自己丢弃的旧制服。

 
       其实Jason已经完全放下了,他们有过为数不多的几次合作,每次都基本上是愉快的,Tim没有很好的格斗能力,但是他有聪明的头脑,他技巧上的加分足以弥补他的不足,连自己也不得不承认他其实是个合格的罗宾,出色的Red Robin,甚至远超自己是罗宾的时期。至于性格,Tim更是个无可挑剔的人,在自己把他打了个半死后他还是不计前嫌帮自己越狱,也许是从小优渥生活教给他的教养,总之Bruce大概不可能教会他有那样的人情味。
 

       雨开始一滴一滴落下来,落在屋檐上聚集成一小汪雨水然后顺着瓦楞滴滴答答的敲打着街边的景观郁金香,接着一瞬间变成了瓢泼的倾盆大雨,像是想要洗刷哥谭的罪恶和阴郁。Jason这才从回忆中回过神来,蓝色的眸子暗了暗,然后紧了紧身上黑色的旧机车夹克冲进了街边的面包店。
 

       店里的暖气开的很足,暖黄色的灯光照着热气腾腾刚出炉的面包,这番景象不竟让Jason看了看窗外凛冽的雨,对比更现室内的突兀,Jason突然有些怀念,他似乎很久没有这样站在如此敞亮的地方了。好像连灵魂都逃离了逼仄的角落。
 

       他还记得Tim是个怎么样的人,他知道Tim所付出的努力,比自己加倍的努力去成为够格的Robin,他也知道即使Tim是Red robin时也要比自己累的多,毕竟自己可没法白天当Wayne小总裁晚上却披上披风当义警。即使他们许久没有共同合作了,屈指可数的一起夜巡让曾经不共戴天的关系渐渐缓和,当然大部分是Tim的沉稳的性格所做的努力,越来越少的吵架和越来越多的私下交流就足以见证。雨还在下,记忆慢慢苏醒,Jason开始仔细回想到底哪一点让他对Tim改观,也许是逐渐觉得Tim并不想他想的那样懦弱不堪,不仅仅是堪比蝙蝠侠的头脑和计划狂,更是Tim虽然经历的人生不比Red Hood更糟,但是他还是成长为了这个少年英雄Red Robin,拥有自己的伙伴和自己的团队,始终坚信正义和蝙蝠侠。

   
      面包店里放着 Angels from the realms of glory 原来已经快到圣诞节了,Jason脑中只闪过一瞬回Wayne庄园的想法,在思考出决定之前就已经扼杀了这个念头。不是不想回,而是实在难以跨过这道坎,不是现在,以后也许有可能。总之今年圣诞自己可以跟Roy和星火一起开个party。雨越下越大,街上只有零星的几个行人,有的撑着黑色的大雨伞沿着屋檐慢慢走着好像生怕弄脏了鞋,有的则把公文包举在头顶从大雨中急速穿行。Jason买了一根法棍和一盒色彩鲜艳的甜甜圈,在面包店角落的高脚椅上坐下,磨旧的牛仔裤包裹这肌肉线条优美的小腿,躲在柜台后的店员也忍不住偷偷看了Jason好几眼。

      Jason想起Tim身边的那个金发姑娘和氪星小伙子还有那个闪电侠的孙子,Tim有自己的朋友关心他,也好,自己不过只是众多关心他的人中的一个。自己也许是时候放下了。雨势渐渐小了,风刮动着窗外的树枝轻轻晃动,有人冒着小雨走进店里为明天的早餐采购,门口的公仔大声叫着欢迎光临。也是这样的一阵风,Jason想起夜巡时Tim站在楼顶,Tim太擅于隐藏自己的内心,那时候Jason也还是第一次看见Tim露出这样的表情,背后是华灯初上的哥谭,微风撩过额前的黑发,露出清逸的侧脸和坚毅的下巴,眼神远眺似乎带着一丝惊讶和感恩,风肆虐过披风一角,翻腾似卷卷浪花,Jason吃完了法棍,用手指碰了碰嘴唇,抹去了残余的碎屑,站起身准备出门。
 

       Jason推开玻璃门,温差让他打了个冷颤,风吹过额前的白发,红黑色的身影从房顶一掠而过,Jason朝那个身影瞥了一眼,径直走向了车,顺手扔掉了那盒还未拆封的甜甜圈。
 

       雨已经停了。



TBC
 

*标题改自拜伦诗歌She walks in beauty like the night 她身披美丽而行

 

 

写在最后的

第一次试水随手写了篇不知道是什么鬼的文,不要脸打个tag,自娱自乐,若有不喜求轻喷。萌上JayTim有一段时间了,做了好久迷妹然而手残党根本产不出什么,最近搜了搜B站好像没有Tim个人的视频所以最近有意向边补漫边做一个Tim视频?(遥遥无期=_=

 

又回到最初的原点

Childhood is measured out by sounds and smells and sights, before the dark hour of reason grows.

行走人生